小保姆登堂入室,抢了老公还不够......

分类: 相关资讯 发布时间:2019-03-16 04:32

 文 |鱼格格  图|花瓣网 

01

陈琳看看手机,晚上10点半,她拿着睡袍走出客厅,对沙发上的吴文说:“我今晚泡个药浴,得一个小时,你要上厕所就抓紧噢。”

吴文正在看足球比赛,脸都不抬,说:“你泡吧,多泡一会。”

陈琳心里往下一沉,脸色变得苍白,但她咬住嘴唇,什么也没说,走进浴室。她把门呯地关上,把水笼头开到最大,又悄无声息地拧开一道门缝,偷偷往外看。

只见吴文迅速地从沙发上站起,快步走向客房,连门也不敲,拧开门把手就钻了进去,然后把门严严关上。

就这么猴急吗?陈琳心里一愤,眼泪马上涌出来,她很想冲过去推开那门,来一场捉.奸在床。但她咬牙忍住。

她吸气吐气,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。她走到镜子前,注视镜中女人,完美的瓜子脸,白皙的皮肤,高挺的鼻梁,一张不大不小的嘴唇,就是缺了些血气,显得黯淡。一双丹凤眼此刻泪水汪汪,谁见谁怜。

她才三十六岁,不老也不丑,不说当年,就是现在,仰慕她的人也不少。可吴文怎么就在她眼皮子底下见异思迁了呢?

她承认,客房里的那个女人比她年轻水灵很多,她的身材略显瘦削,那个女人则肉感十足,胸前的波涛汹涌让她都忍不住多看两眼。

现在吴文的手是不是已经在那两座山峰上流连了呢?想到那不堪的画面,她又气又恨,胸口像堵了一块大石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,火辣辣的。

当初,她怎么就鬼迷心窍,把这样一个尤.物请回家了呢?

那个女人叫林月,是她带女儿小葡萄在院子里遛弯认识的,林月对小葡萄特别热情,说来也奇怪,小葡萄正处于认生的月龄,见到林月却一点也不怕生,伸手就让林月抱。

陈琳因为身体不太好,婆婆在老家不方便过来,妈妈照顾她这段时间累得腰椎病犯,痛得下不了床,她正想找个保姆。林月听说之后甚为惊喜,说自己大学刚毕业还没找到工作,愿意到她家来当保姆。

两人一拍即合,都解决了自己所需。谁知,吴文竟然和这上门当保姆的林月搞上了!

02

其实吴文第一次看见林月的时候,就两眼发直,神色很不自然,当时陈琳一心全扑在小葡萄身上,忽略了吴文的变化。后来吴文经常拿眼睛经常往林月身上张望,她还是没察觉。

直到那天晚上,她吃坏了肚子,半夜肚子痛醒,打开床头灯,发现吴文的枕头是空的。

她满屋子找吴文,却没找到,等她回到卧室,听见一声门响,是从客房方向传来的,她的心里一个咯噔。

吴文回来看见她坐在床上,吓了一跳,问她怎么起来了。

她两眼犀利,厉声反问:“你去哪了?”

吴文支支吾吾,眼睛不敢与她对视,说:“上厕所。”

“撒谎,厕所没人。你是不是去了林月房间?”她两眼快要冒出火来。

吴文有些慌张,解释道:“我去上厕所,听见小葡萄哭,就过去看看。没事了,她做恶梦。”

这个理由虽然有些蹩脚,但陈琳还是选择相信,她怎么可能想象两个人会敢在隔壁房间、当着小葡萄的面苟且?她只是交待:“以后晚上别单独去林月房间,影响不好!记住了!”

吴文答应下来。

但没想到,他还是再犯。陈琳泡在湿热的水里,觉得浑身冰冷,那个会细心地为她磨破皮的脚后跟贴上创可贴的男人,那个在她剖腹产坐月子时候一勺勺喂她吃粥的男人,就这样背叛她了吗?

她不愿相信,也不甘心承认。也许……也许他只是去看小葡萄。

对,一定是这样。只要把林月从家里赶出去,一切就都会恢复如常。

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,陈琳当着吴文的面对林月宣布:“林月,小葡萄这段时间得到你的照顾,谢谢了,她现在快一岁了,我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,可以自己带她了。你看今天你就收拾收拾,另外找工作吧。大学生老困在家里当保姆,不是个事。”

林月惊得张大嘴巴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满脸的恐慌。

吴文更是吓得连筷子上的泡菜都掉了下来。

03

林月回过神来,慌乱地央求道:“琳琳姐,你别赶我走,我就想带好小葡萄,哪都不想去。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对,你说出来,我可以改!”

吴文也跟着附和:“对啊,小琳你身体不好,眼看休假就要到期,还得回去上班,哪有时间和精力带小葡萄呢?”

陈琳看着眼前二人一唱一和,心里难受得跟绞衣服似的,她定定神,斟酌着字眼说:“林月啊,我知道现在工作不好找,但你的日子还长,不能光图眼下这点舒坦。哪怕先当个销售员,以后也有发展空间啊!”

林月怔怔地听着,给小葡萄喂饭的手停在了半空。

陈琳见状,趁热打铁道:“我们女人想过得好,还是得靠自己,别人都是靠不住的。”又看一眼吴文,“自己身上的本事,可不像青春的皮相,谁都拿不走。我们也要这样教育小葡萄,你说对不对?”

吴文点头称是,也转向林月,诚心诚意地说:“当保姆确实不是长久之计,你要是需要我帮忙,尽管开口,我帮你联系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。”

吴文在一家私人医院当妇产科医生,客户大多是有钱老板,他们那些见不得光的“妇道之事”都经了吴文的手。他们承着吴文的情,愿意给他帮忙。

吴文态度诚恳,情真意切,虽然看似跟陈琳站一条战线,陈琳却觉得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,他动用自己的人脉去帮一个保姆,这到底是出于私心还是人情?就算林月出去找了工作,他们能断吗?

不管怎样,陈琳也要先把林月从家里请出去,之后,她自然会想办法把吴文绑在家里。

可是林月却依然沉默,干脆转过头给小葡萄喂饭,细心地用毛巾擦去小葡萄嘴角的菜汁。

“林月,你不能用当保姆来逃避以后的问题!”陈琳有点着急。

林月却反而坦然了,“我没有逃避,我就是喜欢跟小葡萄呆在一起,其它的,不想那么多。”

陈琳心里那个恼火啊,明明是舍不得离开吴文,却拿小葡萄当幌子,这个女人太可恶太狡猾!

她望向吴文,希望吴文站出来表态。

吴文却唉口气,无奈地看看二人,起身离开。

陈琳从吴文的眼神中隐隐感觉到,在吴文看来,林月的态度很重要,甚至连她都撼动不了。这一点让她无比心寒,不过短短几个月,她已经不是他心中摆在第一位的那个人。

她必须赶林月走,把林月从这个家、从吴文心里赶出去。

04

陈琳去找闺蜜聊天,打听各家对付小.三的办法,闺蜜给她出主意,说打蛇打三寸,如果能让小.三触犯男人最不能触碰的底线,小.三基本上也就没戏了。男人的底线是什么?无非是给他戴绿帽、贪图他的财产或者伤害他最亲的人。

回家的路上,陈琳边走路边琢磨用哪一招式,走到小区花园时,听到一声熟悉的“妈妈”,她抬眼一看,只见小葡萄站在花丛旁边,招着手说:“妈妈,妈妈,花花!花花!”

林月从长椅上站起来,笑眯眯地走过去抱住小葡萄,说:“宝贝,这叫月季花。”

小葡萄又冲长椅上的另一个人招手:“爸爸,爸爸,来,来!”

那个人也站起来走过去,笑着说:“小葡萄会认花花了,真厉害!”他不是别人,正是吴文!

陈琳当即气得急血攻心,眼前阵阵发黑,差点没站稳。她扶住旁边一棵树,大口喘气。

光天化日之下,当着这么多邻居街坊,渣男和小.三竟然都以夫妻相称了!更让她寒彻心扉的是,女儿小葡萄也背叛了自己!这个她生了三天三夜,最后大出血把子宫都摘了,拿命换来的女儿,竟然把小.三叫妈妈!

两行火辣辣的眼泪从眼眶流出,她扶住树杆的手在颤抖,指甲深深抠进树皮之中,涂着红色丹蔻的长指甲,生生折断。

一个可怕的主意从她的脑海里升腾出来。

对,要给这对狗.男女致命一击,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。她冷冷一笑,擦掉脸上的泪水,扭头离去。

当天晚上,吃饭的时候,小葡萄剩下半碗粥,怎么也不肯吃,林月还要想办法喂,陈琳就说:“算了,专家说逼孩子吃饭会造成厌食,要是怕浪费,我来吃了吧。”说完就把那半碗粥喝了。

晚饭后,陈琳让林月去洗碗,叫吴文和她一起带小葡萄玩。三个人正堆着积木,陈琳突然捂住肚子皱紧眉头,与此同时,小葡萄也开始呕吐,一边还弓着身子哭,显然是肚子痛。

林月闻声跑过来,吓得手足无措。

吴文作为医生的敏感,第一时间就怀疑是食物中毒,赶紧抱着小葡萄让她吐,还叫陈琳用手抠喉咙催吐,然后开车把她们送到医院输液补水。

当检验科的医生说出:“可能是食物中毒”,问她们吃过什么时,吴文转头望向林月,眼神冰冷,脸色像冻僵的青萝卜。

四格格驿站由四位貌美如花的女子坐镇,她们是知名情感作家鱼格格、商界精英寒格格、育人师者雪格格、古典才女颜格格。有趣有料有智慧,四格格用故事讲干货给你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