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嫂给我老公炖牛鞭,他竟说效果好

分类: 月嫂服务 发布时间:2019-03-18 02:49

欢迎来到西门瑾的小世界

让我一直陪着你

好吗

1

姐姐发短信过来的时候,我正坐在下班的地铁里。

姐姐说:“胜男,我可能要提前一天过来,没问题吧。” 

我回:“没。”可是收起电话,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因为姐姐要来我家生孩子,坐月子。

姐姐的老公是北漂,临产前一个月,被公司“发配”到新疆装机器,估计没有四个月回不来。

你还不能怪他,人家家里已经有一个不上班了,奶粉钱总得有人赚吧。

姐夫的家人都不在北京,没法招顾她。

我们家只有父亲,他老人家也肯定顾不了她。

所以,姐姐就想起了我。

姐姐说:“我就指望你了,你不会把我扫地出门吧?”

她都说成这样了,我能不答应吗?可是,答应之后,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和夫君毕家默说。

其实,看我们家纯白加透明玻璃的装修风格,就大概知道毕家默是个什么样的人了。

他在某国会计事务所做高级审计员,有一点矫情和洁癖。

结婚之前,毕家默就对我说:“咱们以后不要孩子,可以吗?”

我说:“就冲这一点,我决定嫁给你了。”不逼老婆生孩子的男人多难得啊!

可是现在,我却要把一个即将临产的女人带回家。

晚上,我点了安神静气的薰衣草精油,趁毕家默半梦半醒之间,不经意地说:“对了,我姐要过来。”

他迷迷糊糊地说:“嗯。她不是快生了吗?”

“是呢,她坐完月子就走。”

毕家默哼了一下,突然清醒过来,瞪着眼,对我说:“什么意思?你再说一遍。”

我还要怎么表达呢?我嘿嘿一阵傻笑,撒娇地对他说:“老公,你爱我吗?

这件事毕家默再不高兴,也只能认了。

他总不能把大肚婆关在门外吧。

毕家默私下里对我恼怒地说:“以后绝对不许再先斩后奏。” 

我讨好地说:“放心吧,以后凡事都先跟老公请示。”

不过,尽管毕家默对我一腔怨怼,但在姐姐面前,还是表现得亲切可人。

他不但帮我收拾好客房,换了色彩柔和的床上八件套,还买了视觉愉悦温馨的装饰画和一对播放胎教音乐的小音箱。

姐姐一进门就感动了。

她悄悄对我说:“我还以为毕家默会讨厌我呢。没想到他人这么好。”

我在心里,暗自感叹,唉,可怜的强迫症男人,即便是自己不喜欢的事,也要做到完美无暇。

可惜所有的温暖和谐,没有坚持过72小时。

姐姐作为新旧八婆综合体的人,出幺蛾子的手段,让你不敢想象。

那是姐姐到来的第三天的晚上,毕家默加班,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。

他没有开灯,在玄关里换了鞋,穿过客厅回房间时,突然“啊”的发出一声惨叫。

据毕家默后来复述,他因为绊在沙发上,以一记漂亮的前滚翻,直摔在地上。

我在睡梦中,吓得跳起来,跑出卧室,看见毕家默正横躺在地板上。

他指着沙发说:“你什么时候把它挪到这边来的?”

我连说了一串“对不起”之后,说:“我姐说了,沙发摆那边,风水不好。这个方向比较聚财。”

毕家默的脸都黑了。

他只说了一句话,明天摆回去!第二天,毕家默很早就走了。

我把沙发推了回去。姐姐特不理解说:“干嘛呢?我大着肚子,把它推到那边去,我容易吗我?”

我无奈地说:“姐,你住就住,别动家里东西成吗?”姐姐却理直气壮地说:“我这是为你们好。

你别不信,风水这东西能传几千年,就说明它有道理!”

无奈地说:“你这风水摆的,聚财倒没看见,可影响家庭和睦却是立竿见影呢。”

2

1

1

姐姐从小就被同学朋友叫做“神婆”。

她不仅一知半解的掌握了周易,还对星座很有研究。

我原本想好好和她谈谈,毕家默那个人的性格,不喜欢别人去改变他惯有的东西。

可是姐姐的预产期提前了,我还没找时间细说,她就奔赴医院了。

姐姐之前做足了运动,生得十分顺利,在医院住了三天就打道回府。

回家的路上,我和她又提起,别动家里的事。姐姐特别认真地点头,说:“行。”

我想,她刚生完孩子,也没那么多力气搬腾。

可是我忘了,她还请了个月嫂。

我们到家的那天,月嫂常姐就上门了。

她们俩一起,真是神一样的组合。

常姐一到我家,就发出了慨叹,“哇,你们家装修得怎么跟冰洞似的,连点人气也没有。

不适合婴儿的智力开发。”姐姐像找到知音似地说:“可不是吗?跟爱斯基摩人差不多。”

听她们一唱一和的,我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事实证明,我的直觉是对的。

第二天,常姐就在照顾姐姐与小外甥之余,忙里偷闲,担负起布置家的重任。

比如,一进门就可以看见一对儿金灿灿的大风车。当然不只是童趣,还有“赚钱”的意思。

卧室的门边,多了一盆小叶榕,这是为摩羯座的毕家默准备的,有辅助运程的作用……

她们齐心协力,把一堆东西化整为零,渗透到房间里。

姐姐对自己的杰作特别满意,她问我:“怎么样?这样家里看起来是不是热闹点?”

我无语了,愣了半晌才说:“咱们不是说好不动家里的东西吗?”

姐姐一脸无辜地说:“我没动啊,就是给你们添了点,化解一下屋子里的戾气。”

可我听了却觉得内心戾气爆涨了。

晚上,毕家默一进家门,脸就黑了。

他直接把我拉进屋里说:“怎么回事?”我伸着一根手指,说:“一个月,就一个月。你忍忍吧。”

毕家默闷声不响地倒在床上,背过身说:“晚饭别叫我,不想吃了。”

有时真不懂,一个是关心我的姐姐,一个是爱我的老公,谁迁就忍耐一下,我都会好过些,可是没过多久,又爆发了。

3

1

周末,我和毕家默在家里休息,坐在客厅里带着耳机看电影。

小外甥睡了,全家都要进入静音模式。

常姐从厨房端出三只汤盅,招呼我们去餐厅。

常姐不愧是伺候月子的高手,有一手好厨艺,每天给姐姐变着花的煲汤。

当然用料也十分讲究,每个汤盅里的食材也不尽相同。

姐姐的那个是土鸡人参红枣汤,我的是猪蹄黄豆海带汤。

毕家默用勺子,边吃边拨弄着盅里,一截一截的小香肠说:“我这是什么汤呀?没吃过。”

姐姐说:“我让常姐专门给你做的,枸杞牛鞭汤,给你好好补一补。”

毕家默听了,“噗”的一口喷出来。平时他连心肝肺都不吃,这次彻底崩溃了。

毕家默起身冲进洗手间,干呕起来。

我也忍不住发火了,我对姐姐说:“你想我死啊?”

姐姐一脸关切小声地说:“我这是为你好。你和家默总也没孩子,说明他可能不行。”

孩子就在这一刻醒了,我也不好再说下去,只好去洗手间看家默。

他对我说:“胜男,要么她走,要么我走。她自己又不是没家,又有月嫂,为什么非要住在我们这儿?”

我说:“你体谅一下好不好。

女人生完孩子,亲人、老公都不在身边,一个人撑着心里会很辛苦的。”

“你也体谅一下我好不好?”

毕家默说:“这样吧,反正不到一个月了,我去酒店住。”

小外甥哇哇的哭声,更是添烦。

毕家默什么都没带,直接就走了。

我一路追出去,上了他的车。

他一言不发,开车去了他们公司的协议酒店check in。

上电梯前,我拉住他说:“来真的啊你?”他点了点头说:“胜男,先回去管你姐去吧。

她刚生完,我惹不起,就躲吧。

4

1

1

我从酒店打车回去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。

我自我安慰地想,其实这样也好,等姐姐坐完月子再说。

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,刚进家门,就发现姐姐已经收拾好东西,准备要走了。

我说:“姐,家默都已经走了,你干嘛还离开啊?”

姐姐拉着我说:“胜男,我来是不想一个人坐月子,可闹得你们都分居了,我再住下去,就有点不要脸了。

姐和你说个实话,其实,我住两天算什么事啊?这点面子都不给你,家默这小子也太小心眼了。

独子就是自私,心里只有他自己,受点委屈就撂挑子,太没有责任心了,以后有你累的。”

说完,她就招呼常姐,抱起孩子就走了。

我也懒得送她,一个人长长地出了口气,跌坐在沙发上。

走就走吧,还要说我们的不是。有时,我真的要忍受不了了。

亲人就该这么受委屈吗?好好住着,谁会给你脸色看呢?

一边自以为是的管着别人,一边又数落别人自私。

道理全让她说了。我摸出手机,给毕家默打电话,叫他回来。

可是他却关机了。

我叹了口气,爬起来,把家里收拾回原样,才去酒店找毕家默。

现在做女人真难,嫁个男人,还要哄着。

也怪不得他不想要小孩。

我到酒店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11点了。

我按了半天门铃,毕家默才裹着酒店的浴袍来开门。

他看见我,愣了一下说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我推门要进去,说:“回家吧,我姐走了。”

可毕家默却抵住门,说:“你回去吧。今天我不想回去。”我用力推他说:“那我也住这儿。”

毕家默却死抵住门不动。

刹那间,我恍然明白点什么了。

我凌厉地说:“里面还有谁?”

毕家默却不咸不淡地说:“回去吧,别闹了,闹大了谁也不好看。

回头告诉你姐,牛鞭汤挺有效果的,她成功了。”

说完,他就“砰”地一声关起门。

5

1

1

我愣愣地站着,半晌回不过味来。我要继续闹吗?

我做错什么了吗?姐姐刚才说的话,在我脑子里又过了一遍。

好像真让她说中了,可我为什么一点不感激她呢?

我一个人,催眠般地走出酒店。

1月的北京,大雾封城。

我站在空旷的马路上,忽然有种想骂人的感觉了!